县委县人大县政协县政府

民族宗教

位置导航: 首页 > 部门动态 > 统战工作 > 民族宗教

盘山县基督教发展现状及原因探析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06日 10:13:36

  盘山县是全省宗教工作的重点县之一,全县临时登记的基督教聚会点2个,未登记的聚会点有6个,基督教信徒562人。近年来,在省、市宗教事务部门的指导下,基督教管理工作逐步走上法制化、规范化的道路。但由于多种因素的影响,个别地方仍然存在私设聚会点的现象,严重影响了正常的宗教活动,成为非法渗透的滋生地,对社会带来了很大的不稳定因素。针对这种状况,我县宗教事务部门在管理工作中,根据分类指导,依法管理的原则,对私设聚会点的问题予以高度重视,通过齐抓共管,综合整治,对私设聚会点予以坚决取缔,维护了社会的稳定。根据市委统战部通知精神,现就盘山县基督教发展现状及原因进行简要分析如下:

  一、盘山县基督教发展现状

  1、兴江镇聚会点及信徒分布情况:兴江镇的基督教活动,最初是由画矿职工汪宝隆等发起的,汪宝隆,男,今年86岁浙江常山人,画矿粗选厂工人。从小信奉基督教,1965年来矿工作,“文革”期间因历史问题被揪斗,1983年退休后,以基督教徒自居,积极发展教徒19名,从外地购进基督教书籍,进行活动,并慢慢从隐蔽到公开,信教人数越来越多,聚会点也随之增设,逐渐向兴江、陈也境内蔓延。近年由于画矿生产不景气等原因,矿区和陈也境内基督教活动稍有减弱趋势,而兴江境内信徒活动较为频繁。1995年,杉村村民吴从生(男,36岁)到省基督教圣经学校读书毕业回镇后,兴江镇特别是杉村村信徒活动更趋活跃。据初步调查,兴江镇有信徒400余人,分布在杉村、 段水、坳背、南村、江口和枫林等6个村,杉村信徒最多,有120余人。陈也有信徒130余人,其中受洗的30余人,分布在龙兴、陈也两个村;画矿有教徒110余人, 受洗者达40余人。信徒中有在职和退休的干部职工及家属,有农民和个体户。年龄最大的91岁,最小的23 岁, 大部分为30-60岁,高中文化的很少,初中和小学文化的各占30%,其余为文盲。

  2、县城聚会点及信徒分布情况:县城基督教最初是在清末传入,解放前又有一批外地来县经商后定居盘山的教徒进一步传播。如原政协常委、县中医院医生张祉洁夫妇,落户盘山后开办私人诊所,并发展盘山籍教徒。也有一些台属、侨属随着改革开放,和海外亲友(基督教徒)交往后,成为基督教徒。还有部分是近年外籍来我县投资办厂经商的人员或家属。信徒大多在自家过礼拜,也有三三两两聚会过礼拜的。近几年,信徒范远华在城西街新建三层楼房,因房子宽敞,地处较中,他本人又喜欢交往,信徒就自然集中在他家过礼拜。据初步调查,县城有信徒50余人,大部分是退休干部职工,也有个体户、居民和附近农民,年龄最大的85岁,最小的22岁,几乎都是老年人,男女各半,除个别文盲外,都具有小学以上文化。

  另外,在高兴镇新圩和高多村,埠头的渣江村和大禾村有零星基督教徒,这些信徒主要是由于修建“京九”铁路期间外地民工发展的信徒。

  3、基督教活动情况:家庭聚会点活动的主要内容是诵经圣唱、唱赞美歌、祈祷,几乎每个信徒家的客厅都贴有基督教内容的画纸,甚至大门两侧的对联也是基督教内容的,主要经书有中华基督教协会、中华基督教“三自爱国会”出版的《圣经》《新旧约全书》、《赞美诗》。这些书籍有的是信徒从外地教会购进,有的是传道人带来的。

  信徒几乎每个星期六都要过礼拜,有时一家人过,有时是邻近几家人过,人数不定,时间一般是在晚上,大约是2-3小时。因聚会点没有经政府批准,信徒怕受处罚, 虽然20人左右的聚会时而有,但很少。农村信徒由于经济水平低,对聚会点几乎没有奉献。县城信徒大部分家庭还富裕,部分人还有工资收入,对聚会点都有奉献,多少不一,都凭自愿。奉献的收入仅维持聚会点的基本开支,如电费、纸张、书籍等,县城点有时也会集体聚餐吃便饭,聚会点设有帐目,有会计和出纳。

  二、基督教发展的原因探析

  画矿、陈也、兴江和县城的教徒为什么能从几个发展到现在的几百人,聚会点从无到有。其主要原因是:

  1、农村文化活动和思想教育的缺失,是基督教发展的社会原因。农村广大群众在接受各种媒体丰富多彩的时尚文化的同时,而真正属于农民自己的自娱自乐的文化形式却日渐式微。一些传统的文化形式或因形式落后,或因失去传人而逐渐消失。尽管各级政府组织的文化下镇、科技下镇等活动发挥了一定作用,但这种蜻蜓点水式的活动影响显然是有限的。他们更期望有自己日常参与的文化方式去抒发情感,而基督教的聚会唱诗迎合了一些人的心理。

  2、农村经济尚不发达和群众思想多元化趋势,是基督教在我县发展的基本原因。近几年,虽然我县经济发展有较大发展,但经济水平还是不高,特别是在农村,农民生活还比较困难,尤其是一些无劳力户和有残疾人的农户,在自然界的压迫下得不到完全解放,迫使他们产生宗教观念。据调查,我县就有不少人是为了祈求家庭富裕和平安而加入基督教行列的。农村家庭独立的经济形式使广大群众思想独立性、多元化日趋明显,对新生事物充满了好奇,基督教做为较新的社会现象更容易被关注。

  3、物质生活贫乏和医疗条件差, 是基督教在我县发展的物质原因。改革开放以来,城镇人民生产生活有了很大变化,但对贫穷的山区来说,不少农民还过着单一的农田生产,由于贫富差距大,知识缺乏,文化生活单调,使部分群众发生贫困无助、病痛难治、困惑难解等情况便寄托于宗教神灵的解脱等等原因;为寻求活动的欲望和感情需求,宗教就引起了新奇感,而一些身体虚弱、有病而又无力医疗的群众抱着听天由命试着从宗教中求救,使基督教在农村和农民中发展成为一种可能的趋势。在我县求医、求保平安而入教的占信教群众的60%以上,而且还有全家成员都入教的。

  4、陈旧的思想和迷信观念根深蒂固,是基督教在我县发展的认识原因。千百年形成的旧思想、旧风俗、旧习惯仍在影响着人们,历史沉淀的鬼神迷信、祖宗崇拜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部分群众特别是农民不是信奉鬼神,就是崇拜上帝或菩萨。随着农村经济的个体化,社会管理相对松散,广大群众在精神上期望找到一种团队归属感。加之现代社会上的一些不正之风,如腐败现象、贫富差距、道德缺失等,使一些人出现精神失衡,希望从宗教中寻找寄托。农村体制改革使大批青壮劳动力进城务工,留守妇女、老人渴望寻找一种群体力量做为心理安慰和依靠,基督教的聚会活动满足了这一需求。

  5、开放程度的加大和人口流动增加,是基督教在我县发展的外部原因。改革开放和民主化进程宽松了基督教会的发展空间。近年来,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大批台胞、侨胞的回镇探亲,外籍人员的流入和本县人员的外出打工,外来人员的人数逐年增加,在外来人员中有不少的基督教信教群众,他们也希望参与正常的宗教活动。但由于我县的基督教堂内教职人员大部分是用方言讲道。因此,不少外来信教群众很难听懂讲经的内容,从而导致部分外来信徒私自邀请非经审批的教职人员在家庭中进行讲课,无形中增加了私设聚会点,扰乱了正常的宗教活动。